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养猪是民生事业,起伏中要有定力

2022/7/28 15:12:00 0 149

  经营过时尚店,开过餐厅,投资过咖啡馆,创办过广告公司,刘畅却在“养猪”这个行当上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她坚定地踏入养猪行业,引领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一跃成为农牧巨头,在前几年猪价上行周期中,新希望养猪盈利攀升,公司市值也一度突破1800亿元。

  但养猪终归是一个“靠天吃饭”的产业。周期变化下,养猪陷入亏损泥淖,新希望股票市值也较高峰期已“腰斩”。此时的刘畅是否后悔当初养猪的决定,公司的养猪事业将走向何处?

  近日,新希望董事长刘畅在成都公司总部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一袭黑衣之下,刘畅一如既往地以干练形象示人。她说话总是温和有礼,对于一些尖锐的问题会以自己的逻辑“非直面”回应,和她的父亲刘永好的风格一脉相承。

  相比2020年时记者对刘畅的采访,她“在公司战略上更加从容”;对于新希望面临的业绩压力、管理层的调整、组织架构的调整等,她侃侃而谈;而“业绩不好,被骂也要受着”,“养猪不要想着牟取暴利”,“让能人回归一线”……言谈间的一条条“金句”展现出她对于养猪产业的理性思考。

  刘畅坦言,新希望也在猪周期的低谷中煎熬,但一直坚信自己在做着难而正确的民生事情,也相信能够度过困难的时期。她和新希望的底气在于,“我们懂农牧这个行业,周期周而复始,起伏之中更要有定力。”

  不能用一两年财务数据,衡量企业价值

  6月中旬,养猪巨头正邦科技公告披露其因流动资金紧张出现部分商票逾期未兑付的情形,逾期未兑付余额合计5.42亿元。另外,正邦科技2021年度巨亏188.19亿元,大额亏损已经掏空了公司的家底。

  猪价下行之下,牧原股份、温氏股份以及新希望也纷纷陷入巨亏之中。新希望去年的亏损也近百亿元。

  “同行们都很惨,我们也在周期的低谷煎熬着。”刘畅对此并不讳言。她表示这次的超级猪周期前所未有,充满了不确定性,新希望同很多从业者一样,也是周期波动的受害者。

  在业绩由盈转亏的过程中,新希望的股价也从高位大幅回落。投资者们围绕股价何时反弹一直进行着激烈的争论,有的在亏得厉害时甚至会发帖开骂。

  “你看不看股吧?知道有的投资者在骂公司不?”记者问道。

  “业绩不好,被骂也要受着。”刘畅回答称,自己也关心股价走势,但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持股,“新希望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有很多的中小股东,还有参与股权激励的很多高管、骨干等都在关心公司的表现。”

  虽有焦虑,刘畅仍表达了对自家企业的坚定信念。“不管是养鸡还是养猪,过去也好,现在也好,都是周期性的产业,因此我们不能用一两年的财务数据来衡量企业的价值。企业的价值应该把时间拉长来看,周期的低谷和高峰相互补缺后,其实公司是在平稳地向前走的。”她说。

  “因为我们懂这个行业,做农业必须要坚持长期主义。”她特意强调。其实,几乎每一次露面,她都会提“长期主义”,这已是刻在新希望DNA里的词。

  “这是公司业绩不景气时的借口吗?”记者问。“当然不是。”刘畅的口吻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其实,新希望从做饲料时,就经历过自有‘猪周期’以来的4次起落,而且禽业也有周期,比猪周期更短,给你做出应对决策的时间压力更大……”

  作为和新希望一起长大的见证者,她深知,“长期主义”是企业内化于行的价值观,是新希望历经40年依然向上生长的核心动力。

  养猪就要做好秋收冬藏,以丰补欠准备

  近两年,生猪养殖产业吹的是阵阵寒风,行业何时能走出低谷,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话题。

  “周期变化,加上公司新的战略部署,承受的亏损是阶段性的。”刘畅认为,农业始终是一份民生事业,做这一行,就不要想着牟取暴利,你丰年赚钱了,要想着未来的日子,秋收冬藏,做好“以丰补欠”的准备。

  同时,在她看来,任何的夜路都会有走到天亮的时候,目前猪价整体平稳上升,能繁母猪的存栏相对在下降,这或许是周期上扬的一个开始。“养殖企业必须要经历黎明前的黑暗,即使这次周期特别困难,我仍然抱有信心。”

  刘畅的言论与新希望管理层此前的表态相近。

  在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上,新希望总裁张明贵称,猪价整体可能会呈现出“今年下半年会好于上半年,明年的猪价好于今年”的趋势。

  公司董秘兰佳则透露,公司明年(2023年)每一头猪应该可以挣150块钱左右。兰佳当时还算了一笔账:基于公司猪产业1850万头的出栏,养猪业务可以实现27亿元的盈利;叠加饲料板块的盈利,在未考虑食品等板块的情况下,公司就能实现超过40亿元的净利润。

  时至今日,即便猪价此前已连涨超过10周,但市场对猪周期是否已处于拐点似乎存在争议。悲观者认为,行业供给严重过剩的局面仍然存在,猪价会再次触底来推动新一轮产能去化。乐观者则笃定,长达1年多时间的亏损已经大幅去掉了低效产能,很多养殖户没钱养猪没钱补栏;叠加消费旺季的到来,周期已经进入新一轮上涨。

  在采访的间歇,生猪市场传来捷报,猪企上市公司股价纷纷飙涨。

  刘畅对此倒比较淡然:“周期周而复始,公司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她强调,无论猪周期如何变化,新希望会坚守这个行业,“实现盈利是公司的义务,但我们需要看到,这不是一个短期牟利,而是富有社会责任的行当。”

  刘畅表示,新希望是保供应的民生企业;从创业伊始的“养猪希望富、希望来帮助”,到“为耕者谋利,为食者造福”,公司始终充当着农村和城市的连轴,连接田间和餐桌,与农民、与消费者一起成长,与国家、社会的发展同步,始终为大众最基础的生活需求服务。

  公司现金周转能力较强,业务结构决定

  大浪淘沙,胜者为王!

  历经4轮猪周期,有的公司黯然退出,有的公司陷入资金泥潭,新希望屹立不倒的秘诀是什么?

  “哪有什么秘诀。”刘畅认为,新希望具备平衡资产负债表的综合能力,首先是企业对产品的盈利条件有绝对的把控,具备持续降低成本的核心能力,“降成本、提效率,增强市场风险防御力”。

  “对于一个农牧企业而言,是否准备有足够的资金过冬非常关键。”刘畅分析道。

  “以肉偿债”“猪被饿死”,因为资金链问题,养猪行业里曾发生过如此一幕。近两年,一些猪企因为前期的大干快上,导致资金链吃紧。

  新希望面临的资金压力也不容忽视。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期末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约为239.77亿元。

  “我们第一大主业是饲料,而高周转的饲料产业产生现金流的能力较强。从上游饲料、到中游猪禽养殖、再到下游屠宰加工的产业链一体化布局,也可以帮助公司分散经营压力、对冲行情风险。”刘畅称。

  而公司另一部分过冬的能力,来自多年来的合作伙伴。“即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新希望仍然获得了上下游的坚定支持;综合我们的历史表现,金融机构也给予了新希望充分信赖。”她说道。

  此前,新希望宣布2022年度拟向各金融机构申请总额度不超过120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今年3月,新希望子公司杨凌本香农业产业获得农银金融巨额投资;6月末,农银金融向新希望控股子公司四川六和注资5亿元。

  “大股东对我们的支持也蛮大的,给了我们很大信心。”刘畅进一步表示。

  2020年度定增,刘永好旗下的南方希望和新希望集团合力向新希望注资约40亿元。而在新希望去年11月实施的可转债发行中,南方希望和新希望集团耗资约45.18亿元参与认购。目前,新希望正在实施定增,南方希望拟注资45亿元。两年内,新希望集团或向新希望注资超130亿元。

  在人员调整上没有迟疑,能人回归一线

  “非洲猪瘟给中国的养猪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当看到这样的历史机遇,必须要抓住,否则就会被淘汰。但短期内把养殖规模拉起来后,管理能力被稀释了。”去年8月,刘畅曾对外界解释新希望亏损的原因。

  与此同时,刘畅对此前规模上量也进行了反思,“那个时候一定程度上追求规模,但是当猪价从40块跌到了20块以下的时候,规模反而成为了拖累”。

  “我们当时就想着,一方面要止损,一方面要练内功,重塑企业管理能力。”刘畅对记者说道。

  在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新希望的季度、年度总经理工作会议,经历了“坚持问题导向 确保任务落地”“团结一致 坚持就是胜利”“厘清产业价值链”“构建核心能力体系 做实长期主义”的主题变化,这也从侧面折射出,公司对养猪战略、经营导向、管理体系、组织体系等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练内功,聚焦经营成本和效率”成为当下新希望经营的核心诉求。

  “我们从规模扩展阶段转变到稳健阶段,叫停了外购仔猪和母猪;通过合场并线等举措,提高猪场满负荷率。”刘畅表示,公司同时进一步绑定与核心员工的利益,比如推出股权激励、员工持股计划。

  在人员调整这个问题上,她的回答没有什么迟疑。2020年下半年以来,以张明贵上任总裁为代表,新希望的管理层发生了较大的调整。刘畅当时曾提出:“以新的领导班子为核心,培养一批优秀的青年管理者,同时聚焦成本、提升产业中台管理能力,实现经营决策的全程可控”。

  干部团队不仅要年轻化,更要专业化。“新希望目前的核心管理层平均年龄45岁,高管层平均年龄40岁,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刘畅表示,“别看张明贵比他的前任年轻,其实他也是新希望的老兵,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新希望工作,一干就是十几年。”言谈之间,她间接反驳了公司不留“老人”的说法。

  “我们这两年还作了一项调整,就是让能人回归一线。”刘畅称,过去很多养殖做得好的员工可能会很快当上生产线主管、养猪场场长、片区总经理,当了片区总经理进而再晋升,“能人”该不该晋升?应该!但沿着管理序列这么往上走,逐渐就远离了生产一线。他要在生产管理之外,承担很多行政、财务、基建的管理工作。而现在,公司更强调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只要养得好,就应该回归一线,把养殖管好,“是养而优则养,而不是养而优则仕”。

  在这个话题的最后,刘畅告诉记者,公司今年会把基础管理做得更扎实、更细致,持续提高各环节的效率指标,降低养殖成本,实现生产管理能力的恢复与提升。

  生产管理全流程数字化,实现业数一体

  大力发展养猪产业之下,新希望上市公司的营收已迈上千亿台阶,去年超1200亿元。

  在今年6月新希望2021年度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刘畅曾表示,当企业发展到千亿规模的时候,要靠全面的数字化引领更长远的发展,所以数字化工厂、智慧养殖是新希望六和近年来布局的重点之一。实际上,新希望从2018年起就对公司数字化转型进行了全面的规划。

  一家农牧企业,缘何对数字化如此重视?不少人对此感到费解。

  刘畅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数字化储备对于任何一个产业来讲,它不在于你单纯的数字技术能力,或者说单纯的科技技术能力,而在于你是否真的深入了解产业的真实需要,实现科技同产业需求的融合。我们可以选择其中比较适用的技术来加持所在的行业,这是新希望倡导数字化变革的意义。”

  在刘畅看来,新希望的数字化目标分为三个阶段:组织数字化、管理数字化,再到养殖数字化。

  她透露,在管理数字化方面,新希望已实现了饲料配方、种猪选育,两大软件的自主知识产权化,建立了物流、食品安全的全链追溯系统等,正在逐步实现生产管理全流程的数字化,也就是“业数一体”。

  “最难的是智慧养殖方面的数字化。”刘畅认为,农业企业和其他互联网企业不同的是,员工管理的对象是畜禽动物,这些生物的管理是“非标”的,“它不是一个计算机生产线,这边钢铁塑料进去,那边(通过流水线)就是电脑、零件出来。”

  说到这里,她抬起手,划了一个从左到右的“生产线”,向记者分析道,动物什么时候该喂食、喂多少,在什么样的温度、湿度,通风环境下,这些非标信息需要形成大数据,由智能设备采集归类,由系统判断是什么情况,传输给管理员做出决策,再传达信息给物联网、机器人,进行下一步管理操作,这才是未来的现代化养殖模式。

  “如果管理数字化、养殖数字化都实现了,那将实现对生物资产的高效管理,是行业的巨大进步,也是数字化转型对农业的重要价值。”对此,刘畅很是期待。

  让需要帮助的人受帮助 公司也获反哺

  2008年至今,新希望已经连续14年推出社会责任报告。即便是在亏损近百亿元的2021年,新希望仍在坚持谈社会公益与责任。认可的人予以赞扬,不认可的人则认为公司只是在作秀。

  “作秀”的说法并没有激起刘畅的情绪波澜:“对于民生企业来说,这是你应该担负的责任。”

  在刘畅看来,作为一家农牧食品企业,在不同的阶段,社会责任有不同的侧重点。公司的生产发生在农村,需要同广大的农民以及产业链上的从业者打交道,对于这些人的所难所想能够更加先知先觉。

  “农牧产业相对来说还是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所以这个产业还是比较需要人的,我们特别希望能够招到更多方方面面不同专业的学生,我们也唿吁更多的毕业生能够关注农业产业。”刘畅说道,以前走出农村,是因为农业还很落后,如今更多的人回到农村,因为产业化让农村有了新的面貌、新的机会。

  “可以预料的是,新农村人不再以农民的形象出现,像城市里面有金领、有蓝领,农村里可能会有‘绿领’。他们会以有专业知识的职业经理人身份出现,离家更近也会有很好的收入。”这是刘畅对于新农村人的认识。

  她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享了一个“新农人”的故事。前段时间有位大学生来公司应聘,这名学生出生在大凉山,小时候没钱买书包,提着新希望的饲料袋子去上学,也出去打过工,但发现打工不是长久之计,回到校园努力考上四川农业大学,毕业时选择了自己小时候“书包”上的名字——来新希望当了一名现代养猪人。而这样的年轻新农人,在公司占到了很大的比例。

  “让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公司也得到了反哺,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我们很乐于去做这样的事。”她开心地说道。

  采访结束时,有人请刘畅录一段寄语视频,将在7月入职的新员工培训会上使用。她看了一遍事先准备的讲稿,选择了脱稿。

  在寄语的最后,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我们的产品是动物,是小猪、小鸡、小鸭,这跟别的行业都不一样,因此我们不是一个冷冰冰的工业企业,我们是有生命的,是有感情的,是有付出的,是用我们的付出去孕育这个美好的产业!”

0
关键词:新希望六和刘畅养殖企业
相关新闻

神农集团陆良猪业营养工厂投产

8月8日,神农集团陆良猪业营养工厂暨国内首创生物安全管理中心启动发布会在云南陆良举行。生物安全领域多、时空广、频谱全,非洲猪瘟在全球部分地区已经存在近百年时间,目前仍处于无有效治疗手段及疫苗的阶段。而有效的生物安全措施是目前防控非洲猪瘟的唯一手段。神农集团坚持通过生物安全来尽可能降低引入病原微生物的可能性,通过“两点式生产、全进全出、全面净化”的健康养殖理念,结合“完善有效的生物安全体系和流程”,已成功实现多个母猪场蓝耳、伪狂犬和PED等重大疫病的净化和稳定,同时通过不断优化生物安全流程执行和监督体系,将重大疫病“拒之门外”,神农集团养殖成本不断下降,目前在全行业已处于领先地位。神农集团生物安

中粮家佳康:预期上半年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13.9亿元

中粮家佳康8月4日公布,预期该集团于2022年上半年生物资产公允价值调整前的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人民币13.9亿元(未经审核),去年同期应占溢利为15.7亿元;预期集团本期生物资产公允价值调整后的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4.6亿元(未经审核),去年同期应占亏损为4.3亿元。董事会认为,该集团调整前业绩同比下降,主要由于以下原因:由于全国生猪供给恢复,行业生猪价格回落,本期集团商品大猪销售均价为13.6元/公斤,较去年同期23.4元/公斤下跌42.2%;同时,全球饲料原料价格上涨导致饲料成本上升;及集团经营期货套保业务,2022年6月期货价格大幅上涨,导致未变现有关商品期货合约的公允价值变动产生

新希望:年底养猪成本目标降至16元/公斤以下,预计下半年猪价将好于上半年

近日,新希望六和在分析师会议中对2022年上半年的业绩情况作出了回应。新希望六和执行董事长兼总裁张明贵指出,公司内部经营指标有明显改善,其最核心的原因是公司内部管理体系的执行越来越到位,“令行禁止、标准明确、快速执行”。新希望业绩预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亏损39-42亿之间。由于一季度是亏损29亿元,所以二季度单季亏损10-13亿元,亏损已大幅收窄。01饲料业务:一二季度盈利均为2.6亿元 据介绍,新希望饲料产业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的盈利基本持平,均为2.6亿元。受原料价格上涨和猪产业深度亏损带来大盘外销下降的影响,新希望上半年的饲料总销量同比下降了1%左右,与行业销量下降4.3%相比幅度较小

[养殖] 0 78

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养猪是民生事业,起伏中要有定力

经营过时尚店,开过餐厅,投资过咖啡馆,创办过广告公司,刘畅却在“养猪”这个行当上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她坚定地踏入养猪行业,引领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一跃成为农牧巨头,在前几年猪价上行周期中,新希望养猪盈利攀升,公司市值也一度突破1800亿元。但养猪终归是一个“靠天吃饭”的产业。周期变化下,养猪陷入亏损泥淖,新希望股票市值也较高峰期已“腰斩”。此时的刘畅是否后悔当初养猪的决定,公司的养猪事业将走向何处?近日,新希望董事长刘畅在成都公司总部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一袭黑衣之下,刘畅一如既往地以干练形象示人。她说话总是温和有礼,对于一些尖锐的问题会以自己的逻辑“非

[养殖] 0 149

唐人神:楼房养猪优势更大,龙华农牧等大部分生猪养殖产能为楼房养猪

7月25日消息,唐人神披露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楼房养猪的优势更大,目前,龙华农牧大部分生猪养殖产能为楼房养猪,本部广东猪场为楼房养猪。公司认为,楼房养猪主要特点有:首先,节约土地,突破区域土地的限制因素;其次,楼房养猪的猪舍环境好于平房,利于生猪生长和健康度的提升;第三,养殖和后勤等人员单头人力成本降低;第四,楼房养猪的建设成本虽高于平房养猪,但其折旧摊销年限长,整体折旧费用略高于平房。总体来看,楼房养猪的优势更大。据公司披露,龙华农牧自2016年开始着手楼房猪舍的探索与试点工作,于2016年、2018年分别建设了一栋两层楼房猪舍,2019-2020年完成五层楼的果园楼房猪舍,果园楼房猪

首页 > 畜牧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反馈 | TOP

@ 2016 xumulc.com 帮畜牧人找工作